佛学是理性的,是高度理性的,甚至可以说是纯理性的。

  • 丧葬知识
  • 2021-04-19
  • 60人已阅读

读到今天,终于接受——佛学是理性的,是高度理性的,甚至可以说是纯理性的。

破相,就是要否定一切的直觉、习惯、表象等思维中的“快反应”,强迫你每一次动念都要启动“慢反应”。

而佛学中理性思维的方法,不论空间上的分解集合体,还是时间上的因果变化,与经典科学的理性相比,也是几乎一致的。那么强制理性的佛学为什么没有演化出科学呢?

也许是因为厌世,佛学的理性被用来“看破红尘”,而不是改善生活,所以佛学的理性无法同实践检验相结合,也就生不出科学了。

如此说来对建立科学最重要的人,究竟是伽利略牛顿,还是瓦特麦哲伦呢?

现代文明与高等生物一样,都是无数偶然聚合在一起才生成的,这种奇迹又让人忍不住怀疑,这个极小概率的幸运是不是一种必然。

我又开始着相了。

修行佛学正法,要求的时时刻刻心心念念纯理性,这太耗能,太反人性,太难了。不只是芸芸众生,即使是得道高僧,只要还没成佛,就总需要一些高效率的信仰,低耗能的生活。

佛学向佛教的演化,也是一种不得已啊。

读到今天,终于接受——佛学是理性的,是高度理性的,甚至可以说是纯理性的。

破相,就是要否定一切的直觉、习惯、表象等思维中的“快反应”,强迫你每一次动念都要启动“慢反应”。

而佛学中理性思维的方法,不论空间上的分解集合体,还是时间上的因果变化,与经典科学的理性相比,也是几乎一致的。那么强制理性的佛学为什么没有演化出科学呢?

也许是因为厌世,佛学的理性被用来“看破红尘”,而不是改善生活,所以佛学的理性无法同实践检验相结合,也就生不出科学了。

如此说来对建立科学最重要的人,究竟是伽利略牛顿,还是瓦特麦哲伦呢?

现代文明与高等生物一样,都是无数偶然聚合在一起才生成的,这种奇迹又让人忍不住怀疑,这个极小概率的幸运是不是一种必然。

我又开始着相了。

修行佛学正法,要求的时时刻刻心心念念纯理性,这太耗能,太反人性,太难了。不只是芸芸众生,即使是得道高僧,只要还没成佛,就总需要一些高效率的信仰,低耗能的生活。

佛学向佛教的演化,也是一种不得已啊。

为什么一方面佛经教人“破相”,一方面寺院里总是佛像林立,让善男信女烧香礼拜呢?佛像最初是用来供修行人“观想”的,不是用来被崇拜的。

当我们回想被骗子欺诈的情景时,回想的画面越清晰,心里愈容易引发憎恨的情绪,因此,人们往往会选择克制回想,尽力去淡忘。相反,当我们回想与战斗英雄出生入死的画面,那份光芒万丈心头的荣耀,瞬间洒满心头。

佛学把人需要修炼得部分分成三部分,身、语、意。有一种修行方法,教人模仿觉者的身体姿态,念诵觉者力量化生的咒语,心里想象自己变成了觉者的样子,以此来锻炼身、语、意。佛像就是用来让人有一个大致的模型作为印象,给修行人提供一种参考。

佛家的宗派之一“密宗”,就有成体系的佛像使用指南。佛经中记载了许多“法术”,使用法术,修行者需要衣着特定的服饰,做出特定的一套姿势,念诵特定的咒语,周围需要有各个不同的佛像,摆放在固定的位置。意识还要用来系念特定的场景。有时候还需要选择特定的日期。这种特定的佛像布局,常被称为“曼陀罗”或“坛城”。佛经记载的“法术”也可以被分为四类,增益法、息灾法、敬爱法、降伏法。

期待熊老师有机会为我们继续解密。

早期的寺院,是为了给修行者的肉身提供一个安稳的修行环境,让他们不至于日晒雨淋,也不至于饥肠辘辘,摆上佛像,也是为了坚定修行的意志,时刻提醒修行者以诸佛为导师,潜心修炼。但是,一旦开始融入世俗社会,很多东西逐渐会变质,世俗之人不懂佛法,只是听说佛陀很厉害,能达到我们达不到的境界,于是逐渐的将他敬若神明,佛像也就变成神明的化身,加上佛法里,有布施行善的教义,于是,佛像逐渐变成世俗之人参拜的对象,后来,寺院里的一些不坚定的修行者,逐渐发现香火钱,可以使他们避免劳作和外出化缘,于是,逐渐给善男信女提供固定的参拜场地,于是就变成了今天这般。